九天微星CEO谢涛:做中国星际大航海时代的先行者

摘要: 创业专栏·花蕾之约口述/ 谢涛,九天微星创始人 推荐机构:西科天使基金他们是异想天开的思想家,又是脚踏实地的

10-12 00:10 首页 花蕾之约
创业专栏·花蕾之约



口述/ 谢涛,九天微星创始人

 

推荐机构西科天使基金


他们是异想天开的思想家,又是脚踏实地的探路者。团队专注于微小卫星的创新应用,以科技创新驱动商业航天模式新变革,他们从卫星IP入手,以实现全球互联为担当,立志要做中国商业太空探索领域的独角兽!九天微星围绕卫星打造粉丝和社区,让网络热点覆盖全世界,终将改变人类通信历史。


——米磊,西科天使创始合伙人



2016年12月21日,软银集团宣布:将向OneWeb投资10亿美元。OneWeb是一家美国卫星互联网初创公司,计划在地球近地轨道部署数百颗小卫星,组成一个可覆盖全球的高速通讯网络。而我们九天微星专注于微小卫星的创新应用和星座组网运营,与Oneweb有着几乎一致的目标。按照“小步快跑占领制高点”和“迭代产品尽快星座组网”的策略,九天微星即将成为国内首家完成第三轮融资的卫星应用创业公司。


12月27日,国新办发布《2016中国的航天》白皮书,中国政府明确了“2030年跻身世界航天强国行业”的愿景,同时传递了两个鼓舞人心的重要信号:一是建设天地一体化信息网络;二是鼓励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本和力量加入卫星系统与应用,大力推动商业航天发展。


商业航天的最好时代


2015年11月,CB Insights发布的40家“正在改变世界的创业公司”名单中,就有9家太空创业公司。根据美国航天基金会发布的《2015年航天报告》统计,目前全球航天经济总量约3300亿美元,其中商业航天产业占比达到76%,原本由政府主导的航天产业正逐渐走向消费市场,想象空间无穷无尽。


商业航天正在成为新的风口。首先是市场的需求。根据ITU统计,目前全球尚有40亿人口属于“未联网人群”,这些人口地区的经济水平并不足以支撑需要庞大投资的地面光纤、基站通信系统,部分区域也是无法实现移动通信系统的覆盖。这是市场刚需的基本面。而户外探险、空中飞行、海上航运、应急救灾,都是现有互联网和移动通信难以解决的痛点。爬野长城失联的新闻就屡见报端。更有想象空间的,是即将到来的以物联网、车联网为代表的万物互联时代。所有这些需求,都在呼唤太空互联网和天地信息一体化尽快成为现实。


相关技术的成熟让商业航天蓄势待发。生产方面,标准化平台、批量制造及机械化总装测试,让小卫星的生产成本急剧下降;激光通信和太空路由器等关键载核技术的突破,则让星间高速通讯成为可能;多款专门用于小卫星发射的火箭,以及一箭多星技术的成熟,让星座部署有了运载保障。为了推进“灵犀计划”,在获得中科院西光所战略投资和专利注入基础上,九天微星整合了卫星研制、星间通讯、卫星测控、地面应用等产业链条上的战略资源,被有关方面誉为“嫩枝发新芽”的商业航天新兴力量。


“市场+技术”的合力之下,一个以产业巨头为主角、小卫星组网为核心的“太空军备竞赛”拉开帷幕。SpaceX、Facebook、波音、三星等国际巨头纷纷抛出了各自的卫星星座计划。这些计划的背后,还有谷歌、空客、可口可乐、高通等其他巨头推波助澜,软银则是最新加入的成员。在国内,腾讯则投资了阿根廷的卫星创业公司satellogic,盛大投资了美国的SpaceVR。


中国的商业航天,也获得了政府越来越大的支持。2014年,国务院60号文件,鼓励民营资本进入航天领域;2015年, 天地信息一体化写入“十三五规划”重点项目;2016年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印发《关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意见》,“军民融合”上升为国家战略。为支持商业航天发展,相关部门正在制定各类法律法规,九天微星有幸受邀参与研讨,并提交了我们的相关建议。


产业闭环:让卫星触手可及


就目前来看,在大多数国人眼里,卫星属于国家任务,遥不可及。


九天微星的逻辑是,首先让卫星变得触手可及,产生消费级的新应用。基于这样的考虑,九天微星制定了“两年四星”战略——少年星、娱乐星、灵犀计划(双星),打通商业卫星项目策划、研制、发射、测控、运管、营销全过程,构建包括太空教育、太空娱乐和太空互联网的全新产业链。


“少年星”是一颗5公斤级的科普教育卫星,专业上叫立方体纳卫星,计划在2017年上半年发射。为推动校园里的航天与太空科普教育,九天微星联合中国宋庆龄基金会、中国科协、中国教育学会,共同发起了“中国少年微星计划”,由全国的中小学生一起创意、设计并动手制作“少年星”。同时,我们还着手研发面向中小学的航天与太空科普课程,并推出相应的卫星套件,让同学们在教室里就能做出“课桌上的卫星”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2017年1月9日12时11分,“凯顿一号”搭载快舟一号火箭已经在酒泉成功发射升空。“凯顿一号”有两个使命,一是海事通信技术的在轨试验,二是作为“少年星”的先导星,为“中国少年微星计划”保驾护航。


“娱乐星”则是一颗50公斤级的创新应用卫星,专为太空迷和科技时尚爱好者打造,希望能为大家开启一个全媒体卫星娱乐时代。这颗卫星融合了“太空自拍”、“星空闪烁”、“太空全景VR”等多个创新功能。在此前的市场调研中,仅肉眼可见的“星空闪烁”功能,就让不少朋友激动不已。试想一下,某个特殊的夜晚,有一颗星星为你闪烁,通过摩斯密码的形式,让全世界见证你的表达。有人说,我们的“娱乐星”就是全球第一个“太空媒体”。按计划,2017年我们会推出这个消费级的“娱乐星”全民众筹,让大家通过手机来玩真正的卫星。


“灵犀计划”就是与美国OneWeb、LeoSat对标的太空互联网计划。2018年,九天微星准备利用两颗低轨小卫星(100公斤),搭载高性能有效载核,实现星间高速链路、星地高速通信和大数据采集,打通太空信息高速公路,形成大范围、全地形、全天候、高可靠的数据收集模式。


验证完成后,我们将立即进入星座部署阶段,通过“8颗——36颗——100颗——数百颗”的递增方式,完成太空互联网星座的全球组网,满足陆、海、空、天多层次海量用户多网络接入需求。未来,九天微星将在现有高质量地面网络基础上,通过与现有运营商的合作,提供偏远地区、广大海域及空中的互联网接入服务。


凝聚团队:迎接星际大航海时代


九天微星从创立到发展仅有两年时间,一个最重要的原因,是我们凝聚了一帮立志发展商业航天的技术人才,以及体制内外的各类顶尖合作团队。


公司三位联合创始人,都是从体制内的大平台辞职创业的。我自己曾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、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等机构工作10余年,参与过嫦娥探月工程、载人航天工程,对卫星的预研、立项、研制及发射等过程很熟悉,熟知航天系统内各研究院所的优势资源,推动航天技术应用转化,对商业航天具有丰富的经验和实践。另外两位创始人分别出自中央电视台和中国青年报,有丰富的创意和传播工作经验。加上从航天国家队出来的卫星总体设计、载核研制、轨道计算、地面测控等不同岗位的技术骨干,九天微星形成了跨界创业团队。


团队人纷纷离开体制内重要岗位参与创业,因为坚信“没有航天就没有人类未来”;创业者可以用市场的力量更快速地推动航天技术迭代;也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,筑起未来的通天塔,开启新的星际大航海时代。


采访整理:沈怡然

编辑:向明汭


企业介绍:北京九天微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,2015年,创立于北京,由三个从体制内辞职的“80后”联合创立,是国内领先的卫星创业公司,专注于微小卫星任务设计与创新应用,以“科技创新+互联网思维”驱动商业航天模式新变革。2015年10月,获得融资数百万种子轮融资。2016年7月,在得到了西科天使的融资后,团队获得了来自中科院西光所的相关技术,也将切入小卫星星座运营领域。




经济观察报》出品,让世界更理解创业

长按二维码,关注创业专栏「花蕾之约


更多——花蕾企业


齐家网:从“撮合”到“重度垂直”

慧择网:等待一把火燃尽荒原

Testin云测:众人淘金,我们卖水

蜻蜓FM:为“声产者”搭台

Ninebot:不仅仅是平衡车全球老大

象辑科技:做天气的生意

脉脉:关注人脉的价值

展酷网:打造会展全产业链电商平台

课栈网:你知道培训怎么玩儿金融吗?

大V店:在妈妈社群里寻找商机

融360:淘金者的送水工

微景天下:我们不想做“鲶鱼”

一呼医生:诊后市场走的通

零壹空间:希望成为中国的SpaceX

6人游:得中产者得天下

暴走漫画:互联网+年轻+文化



首页 - 花蕾之约 的更多文章: